股票配资新闻

2016-06-28 20:07:05 来源:腾讯科技

作为一家初创手机品牌,iuni在过去不到3年的时间里换了3个老板,但市场只给了iuni总共3次换人的机会。

2015年8月份,iuni第三次换帅,童合心临危受命成为新任CEO,可能很多人不知道的是,童合心还有另一个身份——iuni创始人之一。

随后不到1年时间里,iuni重整旗鼓,打着“纯简白”的口号,再次加入到国产甚至是海外市场的竞争当中,只不过这种局势连1年时间都没有维持下来,这家由金立投资,但却保持着独立运营的互联网手机品牌,被传出了破产清盘的消息。

人事变动犯了大忌

iuni之前,已经有手机厂商先后倒下,这其中既包括诺基亚这样的百年巨头,也包括夏新、天语这样曾经在非法配资诈骗市场红极一时的本土品牌,当然也还包括大可乐,100+这样的互联网品牌。

互联网消费调研中心近两年发布的《非法配资诈骗国产手机市场研究年度报告》显示,国产手机厂商规模在不断缩小,截至2015年10月,智能手机市场参与竞争的厂商,最低时仅有59家。

国产手机市场进入了寒冬,洗牌是大势所趋,但iuni的问题还得加一笔失败的人事变动。

一家初创手机品牌连年换帅,这在手机行业当中并不多见,而换帅的直接导致企业品牌定位的频繁改变。

从最初的“有品青年”到后来的“女性手机”再到“纯简白”,这样的变动既会导致市场和投资人的不理解,也会冲击到粉丝群体的价值观,甚至可能连自己的员工都搞不清楚,iuni是一个什么样的品牌,又会坚持多久?

童合心回归时,员工们在嘀咕,“童总,我不希望今年给你开欢送会”,这实际上也反映出了内部员工对管理层频繁变动的迷茫和安全感的缺失,用比较洋气的词形容叫做,“军心不稳”。

对于定位和发展方向的变动,童合心说“我不甘心”,因为最开始“生来纯净、不忘初心”等方向,就是创始团队一起定下的,但最后却因为自己的个人原因离开,而未能坚持下去。

牺牲了太多利润

利润微薄甚至是负利润已经成为国产手机行业共同面对的问题,一些厂商公开表示,“赔钱做手机”。

这方面最典型的代表是乐视, 去年乐1S发布会上,官方公布BOM成本,每台设备赔211.6元,而根据乐视2015年12月份公布的78万台销量,当时乐视1S这一条产品线,就搭进去1.65亿元。

相比之下,iuni也摆脱不了硬件赔钱的尴尬,而这也是为了一炮而红,强调性价比的代价。

2014年,iuni率先在产品上引入2k分辨率屏幕,正式推出iuni U3旗舰,搭载骁龙801处理器,1300万像素后置摄像头,电池容量为3000毫安时,3GB RAM和32GB ROM,而这样的配置,价格却只有2000元,而当时的2K分辨率产品,价格基本上都在3000元以上。

当时的CEO何骁军说过,“硬件成本手机赔钱的,所以要走量来提升供应链方面的议价成本,同时延长生命周期”。

iuni u3牺牲了多少利润,可以对比一下2015年8月份发布的zuk z1,这款产品屏幕不及iuni u3,处理器一致,摄像头和电池以及存储做了加强,而这台晚了近1年上市的产品,售价却是1799元;再对比发布相对早一点的锤子T1,处理器和iuni u3一样,屏幕只有1080p分辨率,其它方面甚至还不及iuni u3,售价则跑到了3000元以上。

乐视硬件赔钱,却在生态上尝试获得营收,贾跃亭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乐视会从后续的源源不断的服务当中,能够拿到合理的企业利益”,但生来纯净的iuni却没有这样的机会,拒绝预装的做法直接堵死了靠ARPU值后向收费的可能。

童合心回归的时候,也尝试着改变这个局面,iuni N1线下品鉴会,童向高通吐了一肚子苦水,号召中小厂商放弃高通方案,尽管理由是无法保持系统更新节奏,功耗和性能也不够好,但实际上,在调整的过程中,iuni没有告诉外界的是,从拉高通来站台到投入联发科的怀抱,压缩硬件成本也是转变的原因之一。

互联网品牌又打到了线下

iuni的创始团队们在一开始就力图撇清和金立的关系,对于金立,iuni只认投资方和社会服务渠道。

品牌发布会上,何骁军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iuni不是金立的子品牌,金立只是iuni的投资方,iuni一切都是独立的,包括人员构成,品牌运营等”。

关键性的渠道资源上,iuni选择了第三方,而放弃了金立,也正是此举,让iuni陷入了巨大的被动。

2015年,电商渠道的强势崛起在不断的对手机品牌自有渠道进行分流,越来越多的互联网品牌都在尝试转型,典型的趋势就是向线下渠道扩张,在这方面小米、联想等厂商都做了不同程度的尝试。

作为互联网品牌的代表,小米老板雷军在2月份的发布会上就表示,“未来将把小米之家由服务店升级为线下零售店,并拓展至全国200只300家的规模”。另外,小米也已经和迪信通等零售渠道展开合作,尝试店中店的销售模式。

与此同时,联想也于去年开启了线下渠道的整合,并在今年将旗下互联网品牌ZUK收回,由联想移动业务集团负责,未来ZUK手机将会和联想的PC、乐檬手机、摩托罗拉手机一样,进驻联想线下渠道。

iuni的尴尬是,撇清和金立的关系的做法,使得在渠道资源上得不到支持,无法共享金立搭建起来的社会渠道,而基于线上渠道的固定套路,又限制了iuni销量的提升。

在线上,iuni不多的渠道合作是和京东签署JDPhone计划,但加入JDPhone计划的厂商,都没有在这项合作中拿到喜人的成绩,这方面也没有什么耀眼的数据,倒是今年以来的京东包销计划很有声量,比如乐视和京东签署的600万台包销,360则是拿到了400万台,遗憾的是,iuni作为比较早加入JDPhone计划的品牌,却未能赶上这一波包销计划。

找不到融资的iuni穷死了

iuni低调的“死了”这让人感到意外,更让人意外的是iuni的直接“死因”——穷死的。

尽管官方从未透露过金立在iuni身上砸了多少钱,也没有介绍霜梅入主iuni的时候,带来了多少的投资,但可以肯定的是,烧了3年的资本之后,iuni的现金储备不够了。

一位接近iuni的前员工表示,“iuni之前的一些错误耗费了大量的资金,现在的老板不给批钱,什么也做不了”。

对于iuni来说,最大的困境是走内部集团不批钱,找外部投资又各种碰壁,据了解,在像霜梅这样找外部投资这件事情上,传闻集团内部开的条件太高,期间,也有传闻iuni将被360收购。

作为资方,金立不追加投资的核心原因,是因为金立本身正在忙着转型,这个过程一方面需要大量了资金投入,另一方面还涉及到金立品牌的长远发展,摆在金立面前的是,急需改变自身的市场地位和品牌形象,而不是搭手去盘活iuni。

今年2月份,金立在MWC展会上召开新品发布会,正式推出新旗舰S8,同时公布全新的Logo和“科技悦生活”的slogan,尝试逐步的摆脱过去刘天王时代那种“金品质、立天下”的老旧形象。

据了解,过去两年时间,金立先后投入在市场方面的资金超过8亿元人民币,刘立荣还表示,未来将持续投入10亿元资金来推广品牌,停止对iuni的追加投资,实际上就是战略放弃——金立选择了把希望放在了自身的转型之上。

一个更令人唏嘘的传闻是,iuni今年的两款新品都已经研发出来了,不过由于品牌遭弃,“新品估计要给金立用了”。

责任编辑:李佳佳